5/20/2007

高科技氣象預測石

高科技氣象預測石


背後看板翻譯如下 :

情況 預測
石頭濕濕的 下雨
石頭乾乾的 沒雨
石頭下有陰影 晴天
石頭上白色物質 下雪
看不到石頭 有霧
石頭搖擺 有風
石頭上下跳動 地震
石頭不見了 龍捲風

**讀全文**

敬重的心

這篇文章,看到美國大兵坐頭等艙,讓我紅了眼框:

"頭等艙的美國大兵" (張曼娟)
--什麼時候台灣的政治人物才能學會這種氣度呢?
這個故事是移民美國的表哥,透過e-mail告訴我的。他前兩個月從亞特蘭大飛納許維爾,準備回家去過年,飛機從洛杉磯飛抵亞特蘭大機場,漫步走到登機口附近,候機的人並不很多,但是,有兩個穿著迷彩軍服的年輕美國大兵很顯眼的坐在那裡。我表哥心想,他們一定是空降101師的軍人,因為101師就駐紮在田納西州與肯塔基州的邊境,納許維爾則是附近最大城。
依航空公司的規定,登機卡上會給次序號碼,順序排第一的通常是頭等艙, 表哥雖然是坐經濟艙,但是由於已是銀卡會員,所以排到第二批登機。當廣播第一批乘客登機時,兩個年輕軍人立刻站起身準備登機,表哥心裡想,軍人的待遇還真的提高了許多呢。輪到第二批登機時,他將要走進登機口,便看見一個人,行色匆匆,拿著大包小包公文封,趕過來問工作人員,現在是第幾批登機?當他聽到是第二批時,便站到一邊安靜等待,我的表哥赫然發現,這個人不就是納許維爾的市長比爾普賽爾嗎﹖
市長只坐經濟艙
上機後,表哥確定了兩個年輕軍人真的坐在頭等艙。表哥看見市長仍抱著大包小包,後面跟著的應該是他的秘書,也抱著大包小包,而他們竟然坐到表哥後面一排,經濟艙的位子。
一位空服員從機艙後面端出一瓶香檳和兩個杯子來,經過表哥附近時,一位好事的乘客問說:「香檳啊,怎麼不給我們?」空服員面帶微笑的對那位先生 說:「你有沒有看到前面那兩位士兵?他們從伊拉克戰場回來出差,兩個星期後, 還要回去,我們特別將他們升等到頭等艙,這瓶香檳就是給他們的。」
飛機一路平穩,快飛到納許維爾時,空中小姐廣播說:「我們今天很高興,能有兩位年輕的101空降師的士兵跟我們同行,他們為國家奉獻很多,我們熱烈的鼓掌歡迎及感謝他們。」表哥原本以為她要說的是納城市長與大家同行,結果卻是隻字未提。
政治並不是最重要的事,如果美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這正是她的非凡之處。對於美國出兵伊拉克這件事,人們固然會有不同的理解與立場,可是,一個社會對於有貢獻的人物予以尊重,卻是可貴的精神。坐在頭等艙的美國大兵,讓人們認知到榮耀;坐在經濟艙的市長,讓人們感受到平等。


上面這篇「尊重與平等」是張曼娟的文章。
這篇文章,看到美國大兵坐頭等艙,讓我紅了眼框。
有感而發,或許標題第一段話想改說:什麼時候我們台灣人民才能學會那顆敬重的心。

想起小時候學武術,我的老師告訴我,要有一顆敬重的心。
他說,面對萬事萬物由於你敬重的心而將會相互不斷的昇華……
這其實是多麼簡單的道理。

約七八年前,我在飛機上巧遇了多年不見的朋友,他也是我們同期學習武術的。
那些年流行武打電影,他還常跑去演武打戲呢,聊著聊著當然聊到了當年習武的點滴…。
他說他聽說老師已經去世了……………
我問說:那道館呢?
「是他的兒子接手掌理,繼續在經營道館教武術……」
我們都想找一天回去這個兒時成長的地方,看看師母、看看道館。
我們成年的時候,老師的孩子才小學吧?現在我還記得他的名字,那時跟著我們踢踢打打皮得很,現在接棒做館長了。

記得曾有一天我走在路上,騎樓裡一個正在打公用電話的人,他好像朝我看了二眼。當我快要走近的時候,他放下了電話,如立正般站挺著身子望著我,我還搞不清這年輕人的舉動是幹什麼?也完全沒想管他,就這二三步正要經過他的時候,他突然向我說:「X叔叔好!」
我一時傻在那兒,我問:「…你是…?」
他報了他的名字,原來他就是那小時皮皮的老師的孩子。
「哇,我都不認識你了……」
寒喧了二句,他大概感覺我還會繼續跟他說話,我也正要示意他先講電話別讓對方久等了,但就這一秒鐘的空檔,他跟電話的對方說了一句:「等一下」,便把聽筒放到電話筒上面,恭恭敬敬的等候我發言……,讓我都不好意思了。

當年學武術是很嚴格的,或許算我長他一輩,或許我們共同的記憶是在那嚴格的道館裡面,而這麼多年後,他用一個最尊重的態度來面對我這個其實可以裝做不認識的人。

我尊敬我的老師,現在我也尊敬他的孩子。……

**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