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2007

台灣電影沒落?台灣電視墮落?

教父之所以能成為教父,是因為他旁邊的嘍囉們…

台灣電影沒落?
全世界的電影在好萊塢的龐大電影工業壓境下皆是。二十年前有一些新導演在拮据的經費中創造出一個新的台灣電影浪潮,暫且不論它的商業或藝術或爭議,而這些年來這些導演也確將台灣電影揚名了國際。這二年台灣電影也開始似有新生代活絡的趨向。

台灣電視墮落?
據說許多年前台灣電視是亞洲各國來取經學習的對象?我因沒深入了解,不知道是否確是?故暫不予評析。
而現在我所感受到的,卻是我們往各地去抄襲。這裡不說學習而說抄襲!並不為過吧?學習是有內含的發展,抄襲是淺短的利益,我們常常學習的只是淺又短的皮毛,所以成了抄襲。

這樣說吧,別人可能一個五分鐘的內容,需要經過五天籌備,再經過五天的拍攝然後才呈現出來「成果」。而我們學習這樣的「成果」,卻最多可能總共只有五個小時就要把它做出來。所以,我們的成果,總是沒有別人的成果好看,因為它太輕了,別人的成果可以品嚐回味,我們的成果只能一瞥而棄。這些包括綜藝戲劇燈光聲音演員劇本…所有都是,甚至是路人甲或擺在角落的一個從也不會用到的道具。
但是我們常常自滿我們這樣的聰明取巧。﹙另述建構式數學的觀點﹚

我常跟朋友或這行新進同行友人聊天舉例說到,美國導演法蘭西斯科波拉導演的經典電影教父the god father。戲中演員演教父,我說:那教父之所以能成為教父,是因為他旁邊的嘍囉們,個個都是人模人樣且''高級的西裝''筆挺,所以教父才能成為教父,教父是這樣被襯托出來的!
對於每樣東西的建構,融合後才會產生生命,也因為如此,所以無形中你才會被吸引,才會覺得戲好看,而我們只要皮毛的習慣,往往連最基本的劇情內容都建構不成。

我們的作業方式,學習到的只是表象,例如只有主角才重要。環境的無奈,老闆都說預算經費不多,所以:
△旁邊的演員不重要,誰看?用臨時演員就好能省則省。不然工作人員站一下…
△道具陳設不重要,隨便放個東西代表一下就好,誰管你家裡放麼?
△收音不重要,有聲音就好,反正有字幕。快死的人無力說話,聲音不好收…講大聲點吧!
△燈光不重要,亮就好,誰會計較那麼多。睡覺要關燈?觀眾看不到,打亮點!…那請問為什麼要在大太陽下談情說愛?因為樹陰下光比較暗,還會有樹葉影子到臉上…
△真實不重要,回到家裡客廳臥室都別脫鞋,偶像造型穿拖鞋就不帥不美了。上床睡覺就穿著鞋睡吧,不然下床時要穿鞋浪費時間,觀眾沒耐心等你穿鞋…
△劇本內容重不重要?重要啊!但是誰有耐心等你舖陳內容?灑狗血就好!
△人物性格重不重要?重要啊!但是這樣觀眾不會看,觀眾也沒那程度啦,直接愛就好了!
△那觀眾怎麼了解他的心境?沒關係,我們台灣的戲有最特有又特多超多的「心聲」可以說給你聽,演員還更可以自言自語說出來啊!

記得二十年前有位香港演員來演戲,他在我面前開玩笑抱怨著:「你們台灣的戲怎麼那麼多心聲和自言自語啊?」
我們台灣人都有精神問題嗎?我也說個玩笑吧,我們不但常常自言自語,講話還常不看著對方,大家背對背說話。家裡有沙發不坐,說沒幾句話就要站起來走過去走過來…?你的生活是這樣嗎?……還好這幾年的戲已經沒看到在西餐廳喝咖啡也要起來走位的……

這些…是我們所接受下來的,有掌控權的製作先進,曾經是這樣創造,現在有些…已經慢慢很慢的在改變進步中了。

**讀全文**

導播導演戲劇指導﹙下﹚

﹙獅虎同籠數十年,台灣導播導演興衰史﹚

續前篇
所謂的戲劇指導是’負責排戲’,導播是’看排戲’,看完然後拍攝錄影!
導演或戲劇指導把戲搞大了肚子,導播似乎像是表哥表弟來接生,生完又說他是孩子的爹?看了孩子四不像,導播導演互相指責說是對方你不好。很奇妙吧!

在早期的年代,職務上導播還是最大,所以戲劇指導排完戲,導播可依他的需要做些必要的修正,做最後的處理決定。而戲劇指導也尊重導播,所以排完戲後就交給導播全權處理,不再過問。

大概在80年代左右,環境漸漸改變,製作方式多樣化了,電視台也不再是那麼獨大,外製作單位興盛了,人才也多了。
當年電視台人事佔缺的制度,導播的升遷難如登天,更是不准許外人去侵占他們導播的位置,所以早期導播永遠是那幾個人,不像現在滿街都是導演導播。但也不可否認早期有些導播之技術與藝術還真是一流的,不論戲劇或綜藝影像藝術,現在的導播還很少能出其右。
當然這跟環境也有關係,以前有那樣的大節目可做,且導播主導一切。而現在多是小型節目,導播也只被當作生產工具,一切被人主導,被人告知要拍什麼。據我看到的,目前似乎只有公共電視的內製作還依循一些正規,導播參與前製…錄製…後製…導播算是個導播。

三台的時代,從副導播﹙現場指導﹚或助理導播升上導播的人,卻並不一定能有導播的天份、能力、技術和藝術,但他就是穩坐導播了。也因為長久來電視台僵化導播的形成方式和制度,不適任的導播還是繼續任職,且還是會被派任節目,所以讓原本不可一世的導播權力開始式微。也當然有另外原因,例如導播可能被派任要做好幾個節目,變成一個生產機器……等。這從有線電視興盛以後,有些電視台不將導播組編製在節目部,而改編到在工程部或製作部,這裡其實已經看到主事者已經定位導播非節目主導者,而是屬於工程或製作線上的生產作業者。

時代變遷後,製作單位或是所謂戲劇指導不再像以前尊重導播,開始要求導播要如何如何。一個節目或戲劇當然每個人的想法或處理方法都不同,當或許導播的拍攝不符戲劇指導的想法,於是衝突就產生了。攝影棚內常聽到導演在罵導播,而控制室裡面導播也在批評導演…這種事常常會擦槍走火!
如果製作單位夠強勢,可能會要求電視台另派導播。如果不夠強勢,電視台仍然堅持就是派這位導播,然而間隙已生,久而久之,領薪水的電視台導播每天例行公事,製作單位的導演或戲劇指導也每天無奈,倒楣的是觀眾,所看的節目是這樣形成的。

這種創作本來就不太可能是二個領導者並存,或想法也不可能完全契合。能夠並存必定是有一方得降低自己用配合輔助的態度。就像早期的戲劇指導,排完戲就不再過問。而現在的環境狀況相反,多是導播不表意見,戲劇指導或導演有什麼需求就勉強幫他拍一下,拍完也不過問任何。就算二者合得來,也只能做到東西拍的該有的都有,因為成品不是一貫的意念,所以達不到更好的藝術水準。

因為多年前的演變,導播不再主導節目,製作單位策劃節目時導播不會參與,因為這位被派任的導播可能不是製作單位要的人,也可能製作單位籌備的時間,導播要去生產其他的節目,根本無暇管你這邊,幾年的演變下來,越來越變成大家各做各的。

戲劇節目導播導演互相數落不是的混亂,至今還亂成一團,不然就是各搞各的不太相干。只因為這已經是數十年常規,新一代的導播自己導戲錄製戲劇的機會也很少,製作單位也較難信任。所以大家也就繼續跟著台灣特有導播導演奇蹟制度,各自為政繼續亂。
其實很多新人也不知道這是亂,反正當他踏進這圈子就已經是這樣,所以還以為本就是正常的制度?
另也因為錄製工作量太大,導播導演分立,各有點休息睡覺時間,似乎大家體力能維持些,第二天繼續來打拼。我們台灣電視的導播導演制度,獅虎同籠數十年,真是個奇蹟。

**讀全文**

導播導演戲劇指導﹙上﹚

﹙台灣奇蹟特產品:獅虎同籠數十年﹚
我在我的履歷表網頁title寫著:
台灣電視界,"導"分導播&導演二種,此亦可稱為台灣奇蹟特產品之一。
另外之前也log過一篇文:有關金鐘獎導播導演獎的問題

現在可能有些新一代的同行已不知「導播」「導演」這二個名詞的由來,所以我把經歷所觀察和傳承聽聞到的試著紀錄於此:

大家知道電影的director我們稱之為導演。當年從教育電視台開始到台視中視華視,是台灣早期的電視公司,那時電視的director這工作,翻譯創造了另一個名稱,稱之「導播」。﹙或許當年廣播或電視是以現場及時「播出」為傳播方式,所以稱為導播也是個原因吧?﹚不論所謂導播或導演,其實都是以自身的技術和涵養,負責統籌監督、領導執行和決定的工作。只是我們把它分成了不同的詞。

而不同的名詞搞得我們本行的人都霧煞煞,連金鐘獎都要弄成「導播﹙演﹚獎」,我猜想可能是十幾年前的某年討論金鐘獎項的內容時,老一輩的習慣導播這詞,它可能已經代表了某種專業,而新一輩的導演輩出但又不是電視台的導播,所以’播跟演’二者都一起來吧?
我更可以說金鐘獎的評審如果不是完完全全專精的專業人的話,他們也搞不清導演和導播到底是搞什麼鬼?也更別說外行的人了,他們常都會問:導播到底是幹什麼的啊?如果解釋說:導播就是導演,是一樣的…,第二個問題又來了,導演就是要教演員演戲嗎?

這個導演的演,和導播的播,一樣都有類似會有讓外行人產生錯誤認知的成分,「導演」這個詞因為有個「演」字,讓他們狹隘的以為是要’教導演員演戲’,其實那應該說是導演傳達需求的某種方式,就像導演跟攝影師的溝通,你不會說成導演在教攝影師攝影吧。

要說的是專業,每個環節都有它的專業,而大環境的問題,讓有的老闆總是找不怎專業的工作人員,而工作人員總是找來不會演戲的人來演個有點吃重角色,認為演不好?導演教他演戲啊!不然導演是幹啥的?……而導演就不斷的發脾氣「教導演戲」,因為不教實在看不下去啊,但是短短時間就有用的話,金鐘金馬就可以頒給那演員了。所以我倒覺得日文的導演,文字寫的是「監督」比較來得貼切些,監督每個環節是否恰如其分是導演的工作。

電視台早期階段,當要製播戲劇節目時,據說當時的所謂導播人員,可能有製播技術,但並不一定有戲劇的專業?或是因作業方式的因素,所以就產生了一位「戲劇指導」。﹙戲劇指導多半是棚內錄影的作業方式才有﹚
戲劇指導這個名詞這幾年來似乎漸漸淡出,就算有戲劇指導,字幕有時也可能會打「導演」,當然也有些戲劇的導播是兼戲劇指導的,也就是完整的「導」。這個導也可能兼任外景導演,也可能有外景導演+戲劇指導+導播,但以我們台灣的工作量,連續劇要做到「完整的導」,很難,除非他是超人。

所謂戲劇指導的工作是負責排戲。如前面所述的相反,戲劇指導有戲劇的專業但可能沒有電視製播的專業技術,所以一部戲就由戲劇指導排戲,導播來錄影拍攝,把一個該是一個整體director的工作,切分開來二個人處理。這個制度延續了幾十年,至今許多都還是這種方式在作業。

所謂的戲劇指導是’負責排戲’,導播是’看排戲’,看完然後拍攝錄影!
導演或戲劇指導把戲搞大了肚子,導播似乎像是表哥表弟來接生,生完又說他是孩子的爹?看了孩子四不像,導播導演互相指責說是對方你不好。很奇妙吧!
………﹙續篇續論﹚

**讀全文**

11/26/2007

八點檔台灣奇蹟

…台灣電視八點檔的奇蹟…
以下所述純屬個人思維觀點。

我們台灣人打拼,創造出過所謂台灣奇蹟。刻苦耐勞的民族性格,在可憐的影視界展露無遺,我說可憐,並不是自憐或嘲諷,我想只要是這一行的同業,大家應都了解這意思。

最近美國編劇罷工,我不完全了解其中原委?但看到的片面報導似乎是著作權利和薪酬的問題?
先進國家的工會制度力量強大,有許多規則訂立得遵守。
我們的工會,不論哪個工會,雖然都是很努力要做些什麼,但沒人理你那一套,似乎還是只能做到收會費維持工會這個名稱能繼續運作,而這是大環境的關係。不是三二天就能改進的了的。

台灣影視圈哪個人不是常常幾天幾夜沒睡覺的打拼?打拼的結果,哪個人的智慧財產著作不都是被一紙「放棄著作權的合約」自己把自己賤賣了?但是誰敢說誰敢提異議?大環境的經費就這麼點兒了,別說工作時長,別說工作要求,更別說著作權的利益分享,你不做還有一堆人等著做,如果你有異議,以後可能就沒你的份了啊。

而我們的電視界是不是還在短視的自滿所謂的台灣人克苦耐操的台灣奇蹟?而且越來越克難。
多年以前的八點檔連續劇是一個小時的,那個年代一個小時的戲都要搞到幾乎二十四小時天天錄影人仰馬翻,然而幾年前卻怎變成九十分鐘長度了?到了現在有些八點檔連續劇竟然已經變成二小時長度……。這是如何達成的?真是台灣奇蹟啊。﹙這裡指的是每天趕拍趕錄趕著播的節目﹚

我們曾自傲許多台灣奇蹟,但是錯是對?卻沒有評價。我們總是自滿自傲這個奇蹟。二十年前我們自滿made in taiwan這名詞,世界上到處都看得到made in taiwan的產品,而從另一個角度反觀,那是因為台灣正處於開發中的勞工廉價,就如同現在made in china一般。

二十年前有個美國電影「致命的吸引力」,片中一幕:打開雨傘,傘壞了,劇中人一看傘的標籤說:made in taiwan!……
前幾年有次我在國外,一個新買的老虎鉗,東西還沒夾好反倒是老虎鉗斷了,真的好笑。我拿去退換,店員有點驚訝的察看了一下斷的老虎鉗,看到鉗上面刻印的字,然後說了一句:made in china!,﹙這段若拍成戲一定很好笑,要顧寶明來演,台灣的豆豆先生,去年金鐘獎他上台領獎,幾句話就把全場逗得哈哈大笑,太有喜感了﹚
這幾年大陸經濟發展,不也是像我們二三十年前所謂的台灣奇蹟嗎。所以別搞錯了,一件事有不同角度的解讀,在另一個角度看,它可能也代表著'落後'啊!

曾有好幾次經驗,外國的專業人看到我們台灣的拍攝或錄影方式,都會驚訝說:啊?!…你們…這樣就錄了啊?…這樣就拍了嗎?……
熱騰騰的劇本才剛影印出來,也沒有什麼完善的排練,大家口傳心授一番就錄影拍攝,他們覺得真是不可思議啊!台灣的導播,對他們而言也更是一種奇蹟。
所謂台灣奇蹟,或許是站在我們的觀點來說,而她確實創造了許多奇蹟,導播和導演這二個名詞也是其一吧。我在我的履歷表網頁title寫著:台灣電視界,"導"分導播&導演二種,此亦可稱為台灣奇蹟特產品之一。……﹙另篇再log﹚

**讀全文**

11/23/2007

金鐘烏龍活該?與張國柱的傳承!

金鐘獎入圍者利菁說金鐘頒獎搞烏龍,活該!…?

長久來我也就一直不懂為何要以本名來頒獎?這次利菁的本名被公開也炒了新聞,那時我自己又再次質疑頒獎為何要用本名?或許我並不知道是否有什麼法規條款規定要這樣做?但不論烏龍是不是因為本名的關係而造成,都還真的該要檢討一下這個莫名其妙的規定吧。

人生如戲,這場戲真奇妙,金鐘獎頒獎誤將男配角獎頒給張國柱,我想評審們當時一定傻了眼:發生了什麼事?
有人說為何在當時不處理?有人罵為何隔了二天才說?……等等。
而事情既然發生,我覺得評審單位已經做了該有的處理,平心而論,當頒獎宣布後發現錯誤,傻眼的評審們也需要時間再確認和找原委。最不堪的是已經上台領獎的張國柱吧。就算當晚糾正錯誤,張國柱也已經領了獎發表了感言。整個典禮在進行中如何中斷與處理?都是個問題。

我想第二天主辦單位和評審便已積極和張國柱和太保溝通,尋求解決之道。達到共識後第三天才公開見報,所以不會是像一些信口開河的批評說二天後才說出錯誤。如果你是最不堪的張國柱,你會怎麼做?如果你是主辦單位或評審,你會怎麼做?我們的環境讓大家學會了淺談謾罵,忘了深思真義,我們做的節目和戲劇也常是這樣。

最不堪的張國柱,除了「忍辱」,還要幫自己找台階下,想到了都不忍啊。他卻沒有表現太多的怨言,那個委屈與無奈應該是都往肚裡吞了吧。新聞呈現出來的,是他說為了他的人瑞父親而繼續接受、妥協並與太保並列這個獎,因為他已經把這個獎獻給了他父親,而他把希望傳承給兒子張震,希望張震未來能夠得個獎討回面子,張國柱顧全大局展現了風範,且做了最好的傳承,是我們影視界的人員該醒思的吧。

金鐘獎今年的二個表演節目由星光幫包辦。還記得金曲獎時,許多人對他們上台表演有異意,認為他們還不夠資格站上那最高榮耀的舞台表演。或許金鐘獎不是音樂歌唱獎,所以似乎反對的聲音少了些?製作的單位為了幫自家人星光幫找舞台,以增加知名度和收視率,這無可厚非。但是承先啟後?卻沒有做到承先吧,最高榮譽的舞台,卻沒有資深藝人或重量級歌手的表演空間,資深藝人康丁在台上的言語,雖說多了幾句而稍被催趕,卻透露出了無奈的心聲。
金鐘獎的榮譽是什麼?我並不反對星光幫的表演,也表演得不錯,但是表演的比重或節目內容呈現,導衍出來的卻沒有做到傳承。星光幫包辦節目的安排,不難看出現在的許多製作在傳承些什麼?名與利?現實?收視率?……而張國柱的金鐘烏龍,或許張國柱的無奈,卻傳承了一個無價的希望與榮耀給張震。

在這搞不清對錯的環境中,隨便搞隨便做是電視製作常見的模式,因為我們傳承給新一代的人,常常就是一個"隨便"吧,我常常聽到許多製作人員或電視台都會說一句話:「電視嘛,播了就沒了,不用那麼認真啦……」。而這些人也有時會上台領金鐘獎,真是個諷刺啊。

**讀全文**

11/04/2007

log影視製作與燈光的小事

………漏格的點滴………
燈光打亮,把戲剪緊…

影視是許多東西組合而堆砌出來一個畫面,每一個環節都站有他的份量,而導演只是在監督這些環節是否恰如其分。而經費不足讓許多單位都盡量用較便宜或比較差的,優質的沒人要,結果每一個環節都是不及格,當然沒法拍出好東西。東西不好銷不出去,所以又惡性循環只有封閉(例如我們常常銷往日本的節目會被退回,因為光是基本的聲音的處理就達不到別人的要求)。…也想到當年的一些好編劇,他們都哪裡去了?有的幫大陸寫戲去了,有的……?他們應也在感嘆現在台灣沒有他們的空間啊。

在終極一家那戲,謝謝我的燈光師好友莊勝欽和阿昌阿義,多謝創造了棚內多機作業的一種不可能的任務。多機作業因為照顧的面較多,對燈光來說已不容易打,而我卻常得吋進呎,從一個角度…180度…再到360度的擺設四部攝影機拍,也苦了每場打燈調燈不斷的一直修飾,多機360度也讓攝影師躲躲藏藏,也讓演員走位置都得照顧四面八方,真是辛苦了,很難!但是大家敬業的結果,360度還是超越在一般水準之上。起碼在我看到過的棚內戲劇燈光印象中,應該創造了台灣第一個作品吧,角度到360度的多機作業也可以有豐富層次的漂亮畫面。誰說棚內多機只能有一個面的世界太平光?可以得獎了。

記得請燈光師小莊來做這個戲的時候,小莊似猶豫要不要接:「鄭導,我擔心八大會對畫面要求要一片光亮和平…」。是啊,我也擔心啊!若是這樣的話我也不想幹的。
因為多年來我們台灣各電視台的重責大任就是要求燈光畫面要一片光明。我從電視台成長出來,深知要打破這個台灣電視成規是多難的事。當年(現在也有很多)電視台長官或編審審看帶子,不論他們有沒認真看,絕對不用懷疑,一定會有個標準答案的指示:「燈光打亮!把戲剪緊!」,而且現在還在延用中。幸好八大電視的長官和編審比較先進,從沒有下這樣的命令,所以我們各方面都有了一些進步,真是千萬個感恩啊,不然終極迷或觀眾可能會看到的是沒有美感和無情感的畫面,也可能我跟燈光師小莊為了堅持,可能就不幹了。

我常懷疑長官為何要這樣要求?我也常反問,你們不是很迷很愛看日劇韓劇或國外影集,你有看過哪個日劇或影集是一片通亮?這些戲你們不是都看得很入迷嗎?那我們就來做個跟日劇一樣畫面水準的戲就好吧。而當這些長官自己要負責製作戲或審片的時候,卻常常還是標準答案又出來了:「燈光打亮,戲要剪緊!」…或許是擔心吧,擔心萬一收視率不好,便是他自己要負責,長官的長官會K他而飯碗不保,所以照老方法不變,古法釀製世界太平光是最好的選擇。

以前在電視台的時候,常常有個真實笑話,節目的收視率若是好,那就什麼都好,萬一收視率不佳,就什麼問題都來了,長官們開會檢討後的結論大多都會有一項:「燈光太暗所以收視率不佳。」常常讓大家啼笑皆非。或許開收視率檢討會時,工作人員多半不會在場,所以是常被栽贓的對象吧,燈光師們常常會在走廊聽到這種結論,氣道:「你媽的收視率不好,干我燈光屁事啊!」

「把戲剪緊」,也是標準的審查答案,且還在熱烈延用中。前二年拍的聖稜的星光(我只拍了冬季三集),送前三集樣片,聽製作人說長官交代:「把三集剪成二集」,而我似乎早就知道這種標準答案了,長官們有沒有認真看過是另一回事,但如果不照這個標準答案去做,審查不通過啊。也因為知道很可能有這種被迫修剪的問題,所以當我剪完三集樣片交給製作人時,就拷貝了一份我的原版自己留存,有緣的朋友若想看這絕版好戲可來與我分享,不然也真可惜了。但得先買上市版的版權dvd,給負債的製作人支持一下。

說到燈光師小莊,又想起他的師父,也是我以前拍戲或節目必邀請出馬合作的燈光師馬哥…,心中一陣酸……生命之光……

**讀全文**

log影視製作與攝影的小事

…………漏格的點滴…………
(log影視製作與攝影的小事)

要謝謝好友馮家瑞製作人,這半年多,為了戲我們有爭執,也有吐曹(多是我吐他承受),也有把酒言歡。終極一家這部戲,我以一個外人到八大電視台棚內做導演導播工作,要謝謝八大電視台的支援,特別是沒有干涉我們的創作,編審沒有規定劇情一定要怎樣怎樣,長官沒有規定說燈光一定要一片大亮的世界太平光,沒有規定一天一定要拍攝多少量……等等,給予了我們充分的創作空間。

這個戲在目前台灣的電視環境裡,錄製的速度算是中速的,想必製作人和八大常在算又超支多少了(慢也因有特效部分,還常常很趕)。在台灣的製作環境,因為經費少,拍攝速度不夠快是製作人和電視台不願忍受的,我也常接觸到一些製作單位或電視台,他們開門見山就直接說:「我們要的就是快!一天一集,二集更好!」拜託!這樣能看嗎?

或許能力沒辦法又快又好,但是以我這個台灣電視環境養大的導演來說,要快根本不是問題,錢也賺得快,但少了品質的做法我有些難以做到(高拐?),雖然拍戲本來就是一種不斷打折扣的掙扎。我們的影視環境沒人沒錢沒時間的急就章,常常也不得不稍降低一些我的超級高標準來順應,不然製作費根本不夠,環境也根本不允許。所以這部戲終極一家棚內可以以中速度的作業錄製,已經很感謝了。

要謝謝八大的攝影師成音師技術指導和副導…大家們。
想起在以前常常錄製外場的大型晚會或演唱會,動輒八機十機作業。有時製作單位也為省些銀兩,在作業的規劃或某些次要場次,可能就只有三機了。記得有一次,當時的魔岩總經理landy:「靠!太屌了,三機拍得跟八機一樣!」當然,這是誇讚了。會有這樣的驚艷,這些當然都是歸功於攝影師的''拼命''和幫忙,一個人當三個人用,攝影師和工程人員我們開玩笑說:「三機拍成八機…慘了!這樣以後還會有誰願意出八機的經費來拍?」
這次終極一家在八大棚內是四機作業,靠著八大幾位攝影師專業的幫忙幫助完成,現在卻常聽到另一種相反的聲音:「是單機拍的吧?」…「四機拍得像單機一樣!?」
對於二種不同的結論,蠻值得玩味的。
所以要特別謝謝八大攝影師們,由於你們的敬業專業,把''四機搞成單機'',小心有三個人會被裁員啦。

想到有時跟資深攝影師聊天,說二十年前出個班價碼3000元,現在已經資深了,經驗資歷、藝術感、拼命度、都不亞於新人,還是3000!甚至還2500,2500你不做後面有一堆新人排隊會做…。我們拮据的環境讓許多單位真的是不太注重專業人員,省錢就好(當然省錢是必然的)。這個結果就是水準停滯不前和落後。同樣的為省錢,次要演員找便宜的臨時演員,會不會演?口條好不好?或是收錄音工程以及技術人員好不好都沒關係,因為台灣電視有字幕……等等。(個人觀點:字幕是台灣電視奇蹟,也是台灣電視進步的一大阻礙)
…………

**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