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7/2009

前後 對 左右 的疑問(趴萬)

…人總是要分類、規劃、或是用一些屬於人類思考邏輯的方式來處理事情(這是一句蠢廢話)。…

~~我以前的一部車子,在駕駛座的的門板上有二個窗戶的按鈕開關,它是前後排列,前面的開關掌管左邊駕駛座的窗戶,後面的開關掌管右邊客座的窗戶,不知是我的思考邏輯還是腦部結構跟這個設計衝突?還是這樣的設計跟人類慣性邏輯不符?我總是把這二個開關弄錯,左右窗戶永遠按不對,用了近十年,幾乎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按錯。
我發現連我在寫這篇文,都還要一直思考那前後排列的二個按鈕所掌管的左右關係?一直還是慣性的會搞錯!
沒想到這是一件這麼難的事情?

那部車子開了一段時間,去保養的時候,我要求車廠幫我將那前後二個開關按鈕對調,以符合我的使用思考邏輯。對方很客氣的表情卻帶著些莫名奇妙?
但是後來去拿車時,他們說了ㄧ個理由,也並沒有幫我做這個改動,並跟我說用用習慣就好了。
我答說我會習慣就不會找你們改了啊!但、也想搞不好真的會習慣,這也只是我個人的一個小問題,就再用用看吧。

這一用,又用了數年,真是沒法習慣!死腦筋啊真是!為什麼始終會開錯窗戶呢?這麼簡單的邏輯還是搞錯,其實也不過就是二選一嘛,錯誤的比率竟達九成以上。
於是這數年之後,某次去車廠,我又要求更改對調這二個按鈕的位置。但是最後他們還是沒改(真是的比我還死腦筋),跟我說因為裡面電線不夠長,且這又不是甚麼問題,所以沒有幫我改。然後還是那句,大家都是這樣,你用用習慣就好了。(喂!是怎樣,又不是不付錢,改個開關這麼難嗎,)

於是我就這樣一直練習怎樣習慣,努力了近十年、、、一樣總是開錯窗戶、、、
一直到今年初,有天,車子被偷了!、、、、他奶奶的,問題解決了,不需要再練開窗戶了。
壯志未酬車先死,真是好笑又白痴的一件事……

未完,下篇續。趴吐:「前後對左右的障礙」
~~

**讀全文**

9/11/2009

罵罵金鐘獎 (9/13 update)

…張小燕藍正龍林佑威是遺珠,大顆的遺珠我認為還有言承旭和心星的淚光的編劇。在導播這個獎項,電視台的導播連遺珠都沒有,已是遺跡了,真的可以完全廢掉了。…
~~(有些沒說清楚,update說明)(先幫導播說幾句。上面的遺跡我指的是電視多機作業的導播,在這導播導演獎項中全軍覆沒。其實這也是意料中的,就算有入圍也幾乎只是來陪趁,枱面上好看一點而已。因作業方式跟內容都完全不同,如何能一起評比?擺明了就是沒導播的份,我雖力量不夠大,但也還是要再次呼籲,真該檢討一下了,不要再把城門樓跟火車頭放一起瞎評了!其實每年的評審想必你們也不知怎麼評吧?你會評我頭給你!、、我在場外嘶吼,場內電視台的導播們也該別一直沈默吧,那是你們專有的技術啊!)
我在之前的文寫過,如何規劃導播(演)獎,當然那小小的建議沒被重視。
http://44log.blogspot.com/2007/08/blog-post_18.html
http://44log.blogspot.com/2008/11/9.html


導播也算一個節目的重要工作人員吧,大家所看的電視節目可能有一半以上是這些導播們所生產的,但一年一年看到導播完全不被重視,到了金鐘獎時還不如甚麼行銷獎?頻道什麼獎?XX獎?莫名其妙的怪怪獎項好幾個?怕典禮過長卻又搞一些怪怪獎?而一些應該有的獎項卻又刪掉或沒有好好規劃?(那些怪怪獎應該可有另種鼓勵給獎機制)

今年入圍的又許多怪怪?遺珠滿地?有演員演得好不受青睞沒法入圍?有的劇情寫得好卻也比不上瞎寫?該是主持人的沒入圍,給了該是喜劇演員獎的人?(但目前沒這獎項。幾年前他們也曾這樣得過金鐘主持人獎,再次恭喜這些努力的朋友)、、、等等,亂得奇怪吧,難道沒入圍的是他們太差了嗎?
所以今年金鐘獎之走向看似是以瞎和娛樂為入圍之前提?

小學堂、小燕姐、林佑威、藍正龍我也為之抱屈。心星的淚光編劇很優也卻無緣入圍,言承旭在心星裡演出細膩感人層次豐潤竟也沒份?
(沒想到這一句話引來旭迷留言,搜尋引擎是哪一牌的這樣厲害?我這麼說是因為我完整看到,這次言承旭不少演出讓我讚歎!我還特別思考了那二字:豐潤,除細膩與豐富之外還有深一層的圓潤自然,或許這是我覺得是顆大遺珠的原因)(編劇大遺珠,我已盛讚過,請見:http://44log.blogspot.com/2009/03/blog-post.html

前幾年金鐘獎最佳導播導演獎給了布袋戲得奬,一堆人的頭上有問號??或許大家真的都尊重傳統藝術,也認同給與布袋戲的鼓勵,但卻又不太好講出心聲,大家一定也想問問這評比標準是甚麼?(那也應該是有另種鼓勵的機制才對),導演處理人戲跟處理偶戲怎麼評比?是否布袋戲的演員木偶也來參加男女演員獎的競賽?也難說不定哪天評審是這樣的喜好!

是否該有個專業一點的常設單位統籌金鐘獎?新聞局現在是輔導單位,都“尊重“推給了評審或諮詢委員?每年不同的評委,每年改來改去,所以這次的問題,還真搞不清評審是在創新什麼?保守什麼?為難什麼?或是維護什麼?
今年評審的視野角度,不認同小學堂是綜藝節目?是小學堂小燕姐落敗理由?但評審卻可以認同喜劇演員們以主持人身份入圍?這我也感到奇怪啊?那樣不叫作“主持“吧?但,不給他們“主持“,你又叫他們該報什麼獎項呢?
種種理由加上制度問題,也為什麼今年入圍名單會引起軒然大波?

游安順、張世已是演技老手。仔仔在一二年前美味關係時就看到他演技開始起跳,這次他以痞子入圍,趙又廷處女作雖也可圈可點。雖然小豬也以另種娛樂式的演法入圍。但似乎南北區分局硬是搶了功,而籃球卻有火,一條引線燒了上去。
小棣導演為他的子弟兵抱不平,我也認同他的說法,林佑威藍正龍的努力與表現有目共睹,到底是怎樣的評比標準而連入圍都沒有?

另外,金鐘獎常態節目的評審制度本身就有其困難,那麼多的節目集次、演員和工作人員,評審也實在無法細看啊!許多獎項都是送一小時精華帶給評審以及抽驗幾集而已。這樣就不眠不休也看不完了,何況這樣點綴式能看出甚麼名堂?看精華帶來評斷誰來入圍?

一直試著要去接受金鐘獎,但總是有點困難。所以我一直把金鐘獎定位成:它並不代表最好,它是每年演藝界給辛苦付出和努力的工作人員的一個鼓勵和榮耀。入圍,只是今年評審選出的代表人,來代表今年所有努力的人員來受表揚。
恭喜入圍者,以及所有努力與付出者,這是我認為比較重要的。

盡管這樣輕鬆點看金鐘獎,但又有它的嚴肅,這個每年一次的特別節目,背負著最高榮譽的價值,當主事的人沒有嚴謹的處理,它就成了個大拜拜,就好像每年的電腦資訊展只是擺攤賣東西的集中市場,獎項只是節目流程rundown的名目,就如同賣場的攤位,大家來逛逛而已。常態節目的實質內容評審根本沒法看,每人口味喜好也各異,若處理不當金鐘獎整個就成一團亂帳,剪不斷理還亂,然後每年亂它一次,失去了它是最高榮譽的象徵意義,變成搞搞贏家輸家騙騙大家,明年再來。

~~

**讀全文**

9/09/2009

好屌的疑問(輔導級)

…有一個好屌的疑問???始終沒有答案…

~~算算應該是十年前的疑問,到現在也沒有得到解答。
那時候在西門町真善美戲院的那棟大樓外牆,出現一幅巨大的廣告,是MTV電視台的廣告。記憶中,那超大的圖案是一個男生,下體在吊練著神功(當然好像是毛巾擋著啦),然後明顯的二個大字:好屌!

那時我在想,這廣告會不會被取締?或是引起爭議?結果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好屌竟然真屌、都沒事!那電視台成功的做了廣告,好屌也越來越成為大家的口頭語。

“好屌“它原本是地下語言,怎能拿出台面?現在卻已經可以公開稱頌!
它可以大大的掛在西門町!不論男生女生都常說它,超屌!
饒舌歌曲、 hip pop也常唱,但是電視上這個字要怎麼打呢?能打嗎?真是ㄐㄧㄢ ㄐㄧㄝ、

這個字常都可以在媒體上說了,所以沒人大驚小怪了、聽屌也就不屌了。
既然如此,那“屄“呢?可以說嗎?真是大疑問啊!
一個是男性生殖器官,一個是女性生殖器官,
媽個屄啊!不行嗎?
或說是粗話,不雅?難道屌就很雅了?是重男輕女嗎?
那吹牛屄呢?
牛屄吹的好也超屌的啊!
傻屄呢?
那個美眉是個傻屄。這也不算粗話吧。

“屌“可以聽說讀寫、那“屄“行不行????這個疑問真是“超屄“的!
想像,如果有個女生與十八銅人練功的巨幅廣告掛在西門町,然後有個大字“好個傻屄“!這能跟好屌一樣過關嗎??
(這是武打片的電影廣告??)
~~

**讀全文**

9/06/2009

八月八日-去年和今年尊重的事

…有種鏡頭的語言叫做尊重,你很少看到了;有種鏡頭語言是凌虐強暴,我們卻天天看。…
~~去年八月八日北京奧運開幕,張藝謀擔任總導演的開幕表演,透過電視傳向全世界,這麼盛大的晚會,當然我也坐在電視前來觀賞。但、看了真丟臉!
那個我們台灣人和電視工作人員每天都在做的“不尊重“的行為,活生生又在我眼前:字幕!
各個有轉播的電視台都將惱人的大字幕和動畫加諸在那很美的畫面上,上下左右都有字幕加動畫,甚至廢話+動畫也從頭到尾打在上面【2008北京奧運開幕典禮!】打很大!
拜託喔!這個很過份嗎?
當然過份!這比薛香川先生過份多了。今年薛先生八月八日晚上八點他可能還不知道南部颱風事態嚴重,
但去年八月八日晚上八點有誰不知到這是奧運開幕?!拜託喔,字幕是嗎啡不打會很痛苦嗎?!

打字幕沒關係,但是要配合畫面美感啊!
奧運表演畫面的美感和藝術呈現,完全被我們習以為常不尊重人的文化給毀壞!上下左右幾個字幕和繪圖,就能毀掉一切。

開幕看了一會,不斷轉台想要找一台最乾淨的來看,我實在無法忍受我們在畫框上破壞原本該有的乾淨畫面、色調、構圖等等。平常每天各台的字幕都在比賽誰多誰花俏了,現在更有奧運的名目來比個高下,於是我是被字幕一振出局,決定放棄不看奧運開幕了!就在要關機的時候,突然發現某台的字幕少了一個?咦?怎麼回事?奇蹟發生了嗎?

又一會,又再拿掉了一個字幕?我驚訝萬分,難道、這台的老闆終於看出來甚麼叫“尊重“和“美感“了嗎?因為除了老闆或有力的長官下令之外,誰敢不上字幕?最後該台的字幕只剩下了台徽,必要的字幕只有在適當時機上個幾秒鐘。啊!這就對了啊!我真是給他拍拍手!主啊!多謝你賜我一個乾淨的畫面!orz!所以我就沒有關機繼續看這台了。偶爾轉看看別台的,卻還是照樣在字幕競賽!

我打電話問在該台工作的朋友,是怎麼回事?一定是觀眾抗議對不?後來他告訴我,沒錯,很多觀眾去電抗議說那麼好的畫面,拜託不要上字幕!所以該台被罵了,但也算從善如流,還給大家一個乾淨的可看的畫面。我想別的台也一定有人打電話抗議,只是他們鳥都不鳥你!根本不尊重你!就如同他們用字幕去凌虐這個畫框,不去尊重表演創作,不去尊重任何一個節目。

好景不常,那台在重播的時候...唉,一樣是又繼續上許多惱人的字幕!真不懂為甚麼字幕是嗎啡?

你不覺得我們習慣了不去尊重別人嗎?各位你們都習慣了?在無形之中我和我們的孩子都不被尊重,我們也很自然的學會不去尊重他人他事。所以循環回來就演變成事情都要吵架比大聲,動刀動槍比誰狠!

有種鏡頭語言,是我很不隨便去拍攝的,用它時得非常謹慎。但幾乎大多的電視影像工作人,在節目中來賓或有任何人要流淚時,幾乎千篇一律的都去拍他特寫!甚至大特寫!大家習慣了那樣拍,習慣了那樣不尊重。
在預測會有這種狀況的時候,我總是會提前告知攝影師,萬一他眼睛紅或要哭了,鏡頭都不准推進去搶特寫,強制攝影師或節目畫面不准有不尊重的鏡頭語言呈現,除非在進行過程中的內容適合,以及在我這邊一些鏡頭調度的感覺融洽了之後,若有需要才能謹慎推進使用那個特寫。

但是這種如刀劍般鋒利的鏡頭語言,卻每天在我們面前砍殺強姦,觀眾每天不自覺的看,拍攝者也如同每天帶刀帶槍殘酷殺戮。不管在節目或新聞,尤其是新聞,當有人要哭要流淚了,所有的攝影機都快速的捕捉超級大特寫!甚至到眼睛大大特寫!麻辣鍋大大辣!這樣的鏡頭語言感受,就如同扒光你的衣服強暴你,要看盡你的隱私,要挖出你的祖宗!是極度的不尊重他人啊!
觀眾無形的接受這些,很自然的他也會用類似的方式去對待別人,忘了尊重別人 侵犯了人而不自知。

電視畫框內有如強暴的鏡頭,電視的畫框表面也可以被字幕動畫等等蹂躪成那樣,試想,如果有尊重,如果你買了一個名貴東西回來,因為有尊重,所以你不會隨便在東西上面亂畫亂貼。
平常的生活情事,也是許多的不尊重,我們不尊重所該做的,或許有天房子就會倒了。今年八月八日水淹了土埋了,我們卻還在電視框框濫墾亂種字幕,然後框框裡面的內容又如土石流,繼續掩埋台灣災民,繼續不尊重大家,影響到你影響到我,更影響到下一代,他所學的就是這種不尊重,但是他不知道這叫不尊重,因為他就是這樣長大的,他也自然這樣去對待別人,到哪天...悲劇又來了.....
~~

**讀全文**

9/03/2009

活靈活現--八月八日真實的台灣八點檔

…去年八月八日有奧運,今年八月八日有水災,…
~~關於電視政論或談話節目,我一向感到有些無奈或有時厭惡,大家瞎扯瞎講,沒經歷過的事卻也都能說得活靈活現。

前一陣子的日蝕奇景,某位大陸的主播的幽默真把我笑翻了:

一位在外採訪日蝕景象的女記者,他描述日蝕的狀況數分鐘了,但是始終沒看到一個日蝕畫面傳回來,棚內的主播也急了,當場就問了採訪的記者可以讓我們看看日蝕嗎?採訪記者不慌不亂仍然口懸河的介紹,棚內主播又硬問想看看日蝕畫面,採訪記者才非常口才的說出攝影記者沒有帶特殊的鏡片,所以拍太陽是一片曝光沒法看到的,而她臨危不亂還是繼續介紹當地人看日蝕的景象。

想必那時大家一定都很無奈。

鏡頭回到了棚內,主播說了幾句話來為這則搞了幾分鐘的連線,卻甚麼日蝕景象也沒看到的新聞做了一個結尾:【....xx記者很辛苦的採訪,她真是把日蝕的景象說得活靈活現啊!....】(大意如此)

活靈活現,這真是好笑啊!我忍不住笑出聲來。但起碼女記者是在現場,依她所看到的來描述。
我們的談話節目,各位名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從日蝕想必可以談到九星連珠,而且如同他昨天親身經歷過一般,今天談股票,明天談法律,還可以知道怎麼治水防洪?總統府到美國白宮內幕也暸若指掌,若請他說賓拉登,照樣也可跟你說得“活靈活現“,了解得如同和賓拉登穿同一條褲子長大的哥們。

這個活靈活現的功力,可比大陸日蝕女記者現場報導的功力來得高多了,因為那些他們通通沒到現場看過,沒去過,沒學過,卻能說得你活靈活現!我真的很佩服!

八八水災,對於媒體的謾罵和偏頗報導,我一直深深不以為然,媒體更是可怕的土石流。
我很幸運不是受災者,但心都被媒體的叫囂給弄得非常浮動,更何況那些災民呢,看電視得到的是更大的不平和不安!是這些媒體打著言論自由和監督政府的旗幟,謾罵逾越了本分,卻沒有平衡的報導,無形中才更是給社會第二次的傷害,災民的心怎麼靜得下來。

前幾天看到聯合報一篇頭版新聞,心有戚戚,轉貼如下:

政大講座教授、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錢致榕昨天在一場演講指出,八八水災發生時,台灣社會很多能量都消耗在「誰要下台」,媒體、政府,整個社會「濫情」又「理盲」,大家都指責別人,亂罵一通,該做的事都沒辦法做。

政大公企中心舉行論壇,討論主題為「大學的社會參與──防災救災計畫」,除邀請錢致榕,還有台大土木系教授李鴻源等人。政大副校長林碧炤說,八八水災凸顯台灣在災害溝通、預防、管理及處理上,需要改善之處仍多。

錢致榕曾任香港科技大學創校副校長,他認為台灣已處於「罵的多就受注意的氛圍」,水災時媒體一天到晚要官員下台,但官員都下台了,誰去救災,整個社會能量都耗在這上面;從縣長、鄉長、村長到立委都只會罵別人,沒有人自我檢討。

他說,台灣社會從下到上都呈現出「理盲」,也就是沒有基本科學知識。他表示,名嘴大罵政府錯過救災「黃金七十二小時」,但大水、土石流一來,幾秒鐘人就埋掉了,不像地震有三天救災黃金期,這根本是錯的論調。因為官員成天挨罵,只好一個村一個村去跑,無法思考到底要做什麼。

他批評政府也「理盲」,氣象局預測有八百毫米雨量,並沒有失職,且預報有其極限,但村、鄉、縣聽到後並沒有疏散居民,居民也沒有警覺,他認為,政府罵氣象局,根本是為了「轉移目標」。

錢致榕說,不只媒體動不動同情這個、同情那個,連官員都認為趴在地上救災的阿兵哥很可憐,但「救災是打仗」,濫情會讓事情都做不了。

李鴻源對政府通過一千二百億特別預算不以為然,他表示,現在以災害準備金因應即可,重建半年後再說;但是媒體不斷炒作,政府窮於應付,特別預算沒有好好思考就通過,可能是另一個災難。
~~

**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