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2011

夢,不需製作費的電影

…我想來告訴你我的夢,但這幾年來,我幾乎都不能記得我做的夢了…
~~以前常說「到頭來是一場夢」,而現在,怎麼連一場夢的記憶都沒有,醒來時那個夢的記憶就幾乎都已經淡了。
這些新的夢卻像存放了很久的傳真感熱紙,夢的傳真幾乎感熱不到新夢印記。我實在很想換台"夢的彩色傳真機"。

大多的人對夢都有深深的好奇與幻想,當然我也是。
曾經在踏板上飛翔過,也曾經在將要失事的飛機上驚險穿越樓房巷道,比好萊塢電影還要刺激,但小電影春夢很少了。打鬥搏鬥也是常事,人說的所謂"鬼壓床"更是家常便飯,我與壓制的那股奇妙能量抗衡,也常學著該如何順應它和平共處?但目前還沒完全學會…

這些年常常我也知道馬上就要動彈不得了,當聽到好似耳鳴的聲音,就知道待會睡著就要辛苦了,接著一股能量就來把你定住,於是掙扎的工作就開始了。呵呵,其實是睡著了吧?…睡著的定義又是什麼?
早期很多年前剛開始有這樣的夢時,是好像某處的一個磁場蠢蠢欲動,在很小心小心要睡著的霎那,那磁場瞬間如電流般衝來壓制你…。這個跟現在的感覺不同。

有時在掙脫這股力量的夢境過程時,有人來試圖推醒你,但醒不來、動不了!而這時對旁邊發生的人事卻都一清二楚,還會對他喊:「再推我!再推我一下,我還沒醒!」只是話說得不太清楚。?…難道乩童是似做夢的原理?
另一種是睡著而卻又似醒著的我(你),可以把週邊發生的人事物,瞬間改編,即時改編入夢境情節,真是非常奇妙。
好玩的夢…夢與真實的對話。夢該解析嗎?…還是說真實才是虛幻的,該解析的是真實那一方?真實世界才是一場難解的夢?

以前曾有人問夢是黑白還是彩色,有沒有分鏡?
多年前做的一個夢,那次有驚險的汽車轉彎調頭,有踩煞車,回頭一看,主觀將要撞來的車,車燈與環境燈是有色彩的,所以我的答案是彩色有分鏡。夢真的如同拍電影一樣好玩,且天馬行空的場面都不需製作費。~~

**讀全文**

4/12/2011

黑澤明的 夢 與核輻災難

…前些天我又再觀看了「夢」,黑澤明的作品--夢
二十多年前,黑澤明就把日本核能電廠輻射的災難拍給我們看了…

~~今天日本強震海嘯滿月,而核災還在繼續著,那些天看那些新聞,每日每看都鼻酸難過得紅眼。
有天想到了日本電影大師黑澤明,二十多年前的作品:夢。
二十多年前,黑澤明就把日本核能電廠輻射的災難拍給我們看了,不知那是他的噩夢?還是這位當年八十歲長者的智慧和憂心?如今它卻真實的發生了。

夢,這部電影有八個夢。二十年前看他的夢,似懂非懂。十年前再看,非懂似懂。
今年在日本核災後再看夢…夢總是說著:人要與大自然和平共存,不要戰爭,人類戰爭的傷害代價與無奈,核能會帶來災難與危機,珍惜尊重生命的地球。
看得感動啊。八個夢:

小時候,狐仙的傳說就告訴你不要破壞了自然法則,否則你會自食惡果呀。

被砍閥的山坡,山坡原本滿是桃花樹…。桃花樹的控訴,自然生命的美景,你看不到了呀。

人總是想要征服,征服那座山,而大自然反撲的力量,狂風暴雪,人擋不了,很渺小啊

人類征服的戰爭啊,不干心自己已經死去的二等兵,還有一整隊已戰死沙場的阿兵哥,穿越陰陽界回來對指揮官控訴著戰爭:我們想要回家啊…我的父母家人在等我呢…

下個夢,美國電影大師馬丁史柯西斯,客串演了梵谷一角:那個景色真是美啊,美景不等人的。他急著作畫去了…。他拼命努力畫畫,深怕留不住了自然美景…

那段夢,富士山火山爆發了?…不是…是六座核能電廠爆炸了,輻射外洩,成千上萬的人逃難…,驚慌中,有個人解說著那些飄來的可怕輻射物質,鈽…銫…等等,最後他說他就是蓋核能電廠的人,他鞠躬謝罪往斷崖跳下去了。還想生存的人,只能拿著衣服揮著飄來的空氣,核輻射………

另個夢,基因突變的蒲公英長得比人還高許多,長出了角的人類有如在地獄般痛苦難耐。

最後的夢,來到水車村,也是好美啊,這個村子少用電,回歸了自然的生活方式。那個在溪邊編織竹子修裡水車的老人,好親切啊,(他是小津安二郎電影裡總是演爸爸的那位笠智眾,以前我很愛看他演的爸爸)黑澤明找他演出夢這段水車村時他已經九十多歲了,在夢裡面,他說他103歲了…。遠遠傳來歡樂的鑼鼓音樂聲,是有喜慶嗎?老人說是個女人的出殯送葬禮,這個女人99歲了,她是他的初戀情人耶 ^_^。老人他換了鮮豔的衣服,拿起了鈴鼓,趕去參加加入那歡樂唱跳的送葬隊伍…。人死亡是自然的,是也可以歡樂的面對…。我很感動呀!

夢,黑澤明的人生哲學與智慧。~~

**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