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1/2013

戲劇演出與型態之探索

在欣賞戲 與 在戲的工作上,期望的演出和演員是''演戲'',而不是做''表演''。…
~~
台灣訪談節目,演化出新的一種訪談相聲的表演型態。
近來一些新聞台的談話節目,主持人聲嘶力竭的嘶吼表演方式,在最近洪仲丘事件又更上一層樓。主持人的主持方式與來賓名嘴的表演,演化成似相聲模式的表演,主持人像極了相聲的捧逗梗角色,與來賓一搭一唱,表演就只差個包袱二翻三抖(相聲或脫口秀的抖包袱逗笑的技巧),來賓的演出都已伏地挺身'撩落去',即將快要翻跟斗了,哈哈。讓我興起,初淺的來探究一下目前台灣戲劇的演出型態。

常聽所謂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戲劇由演員之演出,闡述人生生命生活之韻味。
關於所謂的演出,從字面上,我將它蓋括分成表演和演戲。
演戲,演出戲 如人生。
表演,表面上 演出來。
(這裡並非否定表演,而是找不到別的更好的詞替代,暫借這二字的表層意思來形容而已)

我想起在學生時期,參與演員訓練和演出,也曾有一段時間到電視台節目做助理和操作布偶。布偶沒有生命,需要靠操作者的手將他的「戲」表演表現出來,現在我把那布偶的演出歸為「表演」。這些或許不需多做解釋,台灣的布袋戲就是一種。一種模擬真人的、但或許誇張的表演,來讓觀者知道或感受到他模擬的喜怒哀樂。這是我所謂的表演之意。

同樣的學生時期,學習舞台劇演出,基於演出環境是一個舞台,所以佈景道具也多為模擬方式,更基於舞台跟觀眾的距離,演出常就需要些大一點的動作和聲音,輔助戲能表現出來給劇場觀眾看到,但是演員是真人有生命,所以倒還不需要誇張到跟布偶那樣。但因為劇場舞台環境和演出模式的關係,我暫也將他同樣列為舞台型式的:表演。

相聲說學逗唱,也是一種表演型式。模仿天王郭子乾的模仿也是一種表演。許多許多種形式的表演,如果演出夠深入,便成''戲''。我們也都看過一些底子尚不夠紮實的非專業演員或新人,他們的表演成不了戲。也就是說,會''表演''但並不一定有戲,何況有時連表演都還演不好。

在從事這一行做助理到副導進電視台,接觸所謂專業戲劇開始,我就有個疑問:為何大部分台灣一般戲劇的處理,不論編劇寫的、導演導的方式或要求演員演的方式…等等,竟然都和處理幼兒兒童戲劇與幼兒節目的方式一樣?總是在做所謂的「表面上演出來」的內容和表演。

觀察目前台式戲劇,歸納一些演出的戲劇內容與型態:

台灣式的內容與表演
如果說印度影視表演特殊風格就是歌舞唱跳,那麼所謂台式內容與表演呢,可厲害了,一般多出現在八點檔的鄉土長壽劇的劇型,一種台灣特有的特殊風格:台詞特殊、表演特殊、表情特殊(常擠眉弄眼賣凶狠)、走位特殊(沒事走來走去,背對對方說話)。這種形式無需多說,大家都很清楚,(其實那還很不容易呢,呵呵)。許多學生自拍戲或同樂會也常模仿用這樣的方式來kuso搞笑。

舞台式的內容與表演
存在於目前各種戲劇類型中,上述鄉土劇的類型也出於舞台式的表演。舞台劇因基於舞台空間場景限制,許多戲不得已需要在當下或目前的場景中演出來,而有些電視電影的演出卻如法炮製,例如二人有悄悄話要說,就把人拉往旁邊二步說,還說得很大聲,硬把第三人和觀眾當二等白癡?
舞台劇的表演訓練,常是新演員的學習歷程,而轉換媒體到了電視電影的演出,我們還是常看到許多都脫離不了舞台表演這種模式,包括編劇導演演員皆是,編劇把不該在這場景說的話,也依照舞台劇模式寫。導演也常就用舞台劇的模式導戲,演員當然也就脫不開舞台式的內容與表演。
或像演出老人的角色,舞台劇常因為人選和舞台的關係,也常由年輕人化妝來扮演。而電視戲劇是接近真實的演出,卻也常常由非適齡的演員來演,隨便帶頂假到不行的蒼白假髮畫幾條老皺紋。綜藝短劇搞笑可以,但正式戲劇這樣演出,電視台卻也接受?還是說隨便騙騙觀眾就好?

短劇式的內容與表演
這十多年來常常有許多戲的內容,製作編導構思的方式源自於短劇,(這裡所謂的短劇是指以往綜藝節目中的搞笑短劇),演員應要求而有些誇張的表演,常常其重點就是要搞笑。一些類似這樣的戲劇節目,我常將他歸類為''長篇短劇'',短劇可能幾分鐘就結束了,而這種型式轉換到一般戲劇節目,手法相同,但一演卻演很多集。
有些戲就算不是每個角色都是這樣演出,但似乎製作編導構思的時候就設定了某幾個角色是這樣的表演。或許時代變遷,以往的戲,比較沒有像現代這樣綜藝化,常常劇情演著演著就突然綜藝短劇表演起來。

廣告式的內容與表演
從長篇短劇式的型態再演變,因為長篇了,需要更多的點子…。或許因為廣告短吧?製作編導者比較容易(方便)從廣告得到點子,或不自覺中便模仿其手法,所以也常會看到運用廣告同樣的模式來誇張延長處理。

有機寫實式的內容與表演
比較真實的演出與內容,比較多見於某些電影或電視單元劇,也例如公視人生劇展之類的。而商業電視台或製作人常會擔心這種比較真實的內容型態與寫實的表演,會撐不起收視率?所以這種較少添加人工香精農藥,比較天然有機正常的演出方式常不太被接受,這也是我們台灣影視比較特別處之一。演員也常反被要求要如布偶般的誇張''表演''。
好萊塢的影視非常商業,但也不常看到像金凱瑞這樣特殊誇張的表演者,大多的就算搞笑,也多是較寫實方式演出。或許種族民情不同,我們常常要每個人都要演出金凱瑞。有機天然雖好但要盡量加農藥香料觀眾才會買單?

無病呻吟強調式的內容與表演
這些年剪接技術與器材科技的進步??常常有情節鏡頭不斷重複,作編導的應該常都被要求一點小情節要不斷的拍各種角度,演員們也就不斷的辛苦演那些無謂的重複表演,像是男女牽個小手,這牽手動作得放大處理好幾次,男女主角的臉部表情要爽到無限制延長、停滯、天長地久、演到笑場脫窗鬥雞眼,演到天荒地老,然後換個角度還要再演幾遍,以供上層主導者的需要和剪接。這如同飯菜不香而硬是添加人工香精味精,但總會有一些族群觀眾會迷思買單。這種演出的做法或許並不一定完全是不好,而是常常最可憐的是劇情卻沒有進展。

演出心裡的恐慌
我常碰到一些演員,會有表演的習慣或恐慌(形容詞),台灣模式的戲劇與表演,常常對白多劇情少,長篇大論的對白常對演員或導演造成恐慌,這裡我指的是演出的心理,或許長久來他們也習慣了某種表演方式,明明可以坐著,但因為台詞多了幾句,總想起來走一走,緩和騙過自己心裡表演的恐慌或障礙,但演起來就又偏向像演出舞台劇去了。
或像是演''思考'',劇場表演看不到思考,或許走個位來表演帶出戲和台詞,而影視戲劇已經是一種鏡頭語言,許多時候可以不需要這樣恐慌,有時反而破壞了凝聚的戲與演出。

「演出''人生的戲''」 還是 「表演''台詞對白''」?
有些戲劇或演出的表演者,常習慣把思考模式放在努力的''表演台詞'',當然某時候那也是一種戲劇節奏,但有時慣性演法卻讓演出少了真生命變成假假的表演。為了台詞而表演,卻忘了真實的與深入的演出。
台詞是過程,深入演出了''戲''才是目的。
常有演員或演出者,為了台詞而表演的一舉一動,卻較初淺的把''表演台詞''當作目的。這或許只是一種表演初觀念,但要做到觀念破繭也並不容易,因為根深蒂固的習慣那就是表演,就像前段所說的表演習慣或恐慌。
我常與新進演員研討說,表演台詞說對白並不很難,例如最常看到的表演模式:什麼!(同時驚訝的快速站起),這傳統節奏與表演都不難。而最難的和有戲的,是在台詞間的空檔或沒有詞的時候。
而習慣性的 為台詞而表演的表演,如果把那什麼!驚站起動作稍作更改或別的方式,那可能有些演出者就會恐慌了?因為他習慣了只表演這句台詞,但忘了其他空檔能更深入的戲。

在欣賞戲與在戲的工作上,我常期望的演出和演員是''演戲'',而不是做''表演''。
潭美颱風夜談美
~~

**讀全文**